特朗普贸易战的欧洲视角—— 瑞士伯尔尼大学Koen Berden教授访问我院做专题演讲

  
201858日,瑞士伯尔尼大学世界贸易研究所(WTIKoen Berden教授访问我院,并以特朗普贸易战的欧洲视角为主题给我院师生做专题讲座。Koen Berden教授从关税、WTO价值链、贸易报复等多个方面,讨论了在当前密切协作的全球生产网络中贸易战的全球影响,以美国发起的232调查为例揭示了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反WTO规则实质。
 
Berden教授首先讨论了当前复杂的全球价值链中各国的贸易关系,提出市场进入是值得关注的首要问题。当前,全球价值链中80%的世界贸易对象是中间品,贸易链条中各环节紧密相连,任何一方都不能置身事外。区域生产网络的形成,分散化生产导致的生产复杂化,增加了价值链的不确定性。除关税外,规则、营商环境等非关税因素对市场进入的影响力提升,而关税在价值链中的影响,也会通过如削弱下游生产商价格优势等方式,联动式损害最终产品制造商的利益。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并未见会达到其所谓保护美国利益不受侵犯的政策宣言。
 

关于如何理解特朗普设立关税壁垒的政治诉求,Berden教授认为原因有二。一是赢得选票,二是特朗普的商人哲学。钢铁行业集中地区一直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出于回馈承诺及中期选举继续赢得民调支持的目的,特朗普必须践行自己的贸易保护承诺。而特朗普以击败对手获取己方胜利的商人哲学,在当前利益交织的全球贸易环境下,并不适应协作共赢的贸易理念。其采取的种种举措,亦与作为自由贸易基石的WTO规则中非歧视、公平等基本原则相违背。

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名义发起232调查,对铁铝进口征收关税的措施并没有上报WTO,但这并不能使美国自此置身国际规则之外。Berden教授指出,232调查引入国家安全定义的行为,将使WTO争端解决机制失去意义,而这也会削弱WTO的存在意义。一是232调查的部分国家豁免并非建立在非歧视原则基础上,二是由于其所谓定义实质上与国家安全无关。美国1947年在GATTS中纳入国家安全例外同时,亦强调安全名义不应以商业名义和目的被滥用。欧洲作为WTO规则的拥趸者,坚持WTO规则不受侵犯的立场原则。

特朗普对铁铝制品征收关税,损害的不仅是上游制造商的利益,还将对相关制造业、乃至服务业等多行业产生引致冲击,在提升该行业就业率同时,造成更多失业,而这也将招致利益链条中其它遭受损失的国家的报复举措。欧盟的建立基础是国际规则,特朗普无视国际规则的行为挑战了欧盟的核心法律基础。欧盟目前处于两难局面,一方面许多国家此前与美国保持良好的盟友关系,另一方面从规则出发支持中国对WTO提请上诉的合理性。美国的对抗性政策使欧盟受到冒犯,但欧盟正处于 “完美风暴”中,当前的主要危机是英国脱欧、欧元主权债务危机、难民问题等,并非特朗普。贸易保护可能带来全球贸易的蛛网效应,即使是贸易大国亦很难在贸易战中取胜,美国需要重新审视自己对贸易逆差及资本盈余等问题的态度。

最后Berden教授就贸易反击措施对特朗普政治布局的影响问题与大家分享观点,中外学生在讲座中积极发言,与Berden教授展开热烈讨论与互动交流。

                                          供稿人:侯惊南

 

返 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