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WTO动态

财新网:(屠新泉)对外开放政策落地靠什么

     屠新泉:对外开放政策落地靠什么  2018年04月13日 16:55 来源于 财新网 扩大开放政策提出之后需要加快落实。现在对外开放越来越多地和体制改革结合在一起,不再只是边境的问题或开放的问题,而是改革的问题、营商环境的问题

  【财新网】/意见领袖(记者 张兰太)背景: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主旨演讲,宣布中国将在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等四大领域采取重大举措,还具体提出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并将相当幅度降低企业进口关税以及尽快放宽汽车、船舶、飞机等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之后,央行行长易纲也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宣布了11项金融开放措施。

  论坛上,习近平明确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他还强调,“对外开放重大举措,我们将尽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

  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已经如箭在弦。下一步在扩大开放的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意见领袖观点】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表示,过去中国对外开放最大的问题是政策不落地,存在执行层面“光说不练”的现象;现在的对外开放越来越多地和体制改革结合在一起,不再只是边境的问题或开放的问题,而是改革的问题、营商环境的问题,需要通过国内政府职能调整、政府监管模式改革来解决。

  屠新泉认为,这几年外界对于中国对外开放最大的不满就是政策不落地,存在光说不练的现象,这更多是执行层面的问题,落实得没有那么好,或者说没有那么快。“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提出四方面的扩大开放措施后特别强调要‘尽快使之落地,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强调落实,应该是更加严肃的,或者说可执行性是更高的,演讲中提到的大部分开放措施应该今年之内可以落实。”屠新泉也指出,有的问题是长期的问题,比如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一直都在做,也不是今年或者明年能完成的,但是今年也需要有一些实质性的举动,比如加大执法力度。

  “现在的对外开放越来越多地和体制改革结合在一起。”屠新泉指出,从贸易自由化或者经济一体化的角度来说,现在都在强调边境后措施,或者叫国内管制协调或规制合作,就是说它不再是边境的问题或开放的问题,而是改革的问题。以金融为例,现在讲金融开放的问题,不再单纯是开放问题,更多是监管问题。“开放是开放了,比如允许外资进入保险等行业,但是进来之后有审批,审批的时候又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可能存在着歧视性的情况,而审批的要求跟欧美等其他国家不一样,这种不一样也造成壁垒。所以,现在的开放问题,很多是制度改革问题,包括监管透明度和公开、公正、公平问题。”屠新泉说。

  “你可以说它们是贸易壁垒、投资壁垒,但更多是一种营商环境问题,这一问题不仅仅针对外资企业,对国内企业也一样,实际上是政府职能调整问题、政府监管模式改革问题,或者说竞争政策问题等等。”屠新泉指出,这些问题是更深层次的,解决起来确实有难度,因为各国监管部门有各自的考虑。从国际规则的发展来看,WTO也没有能够实现这一点,所以不只有中国存在,“我们也不能期望很短的时间内解决”。

  屠新泉介绍,TPP现在正在进行国内规制协调的尝试,比如国有企业问题、数据流动问题,但效果有待观察。“虽然有一些原则性的东西,但是具体落实的时候会到什么程度,也说不好。毕竟国内措施的承诺,在国际的角度来监督是很难的,它们不像关税和边境措施那么明确,国内很多执行层面的东西符不符合国际规则,有很多含糊不清的东西,很难界定,各国对国际规则的理解也不一样。”屠新泉说。

  习近平在博鳌演讲还提出,今年上半年,我们将完成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工作,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屠新泉指出,扩大对外开放对中国政府的监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开放程度越大,对监管的要求越高。开放就是打开大门,以前都靠把门关上来管理,那样比较省事,也是最简单的,但是现在你要打开大门,进来以后怎么监管?我想最主要还是靠竞争政策来约束,主要就是防止恶性竞争,防止垄断,不管对内资企业还是外资企业都一样,当然还有一些行业性的日常监管,比如消费者保护。这些也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组成部分,我们还在建设过程中。”■

@import url(http://219.224.0.1/NewsSystem/CuteSoft_Client/CuteEditor/Load.ashx?type=style&file=SyntaxHighlighter.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