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WTO动态

东方卫视:(屠新泉)WTO停摆危机谁造成?

 

(来源:焦点对话,2019-12-9

作为世贸组织裁决贸易争端的最高法院,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即将要陷入24年以来的首次停摆,作为世贸组织仲裁机制的规定,上诉机构要常设七名法官,每起案件至少需要三名法官来进行审理。目前仅剩的三名法官当中,美国籍法官托马斯格雷厄姆与印度籍法官辛格把巴提亚的任期将于12月10日结束,而中国籍法官赵宏的任期将在明年的11月结束,托马斯格雷厄姆已经决定不连任,这也就意味着上诉机构由于法官人数不足而无法审理现存以及待提交的贸易争端案件,WTO最重要的一项职能就要被瘫痪了。WTO上诉机构停摆最为乐见的应该就是美国,事实上近年来美国一直以上诉机构滥用权力无视成员国制定的规则的理由来阻挠法官的补任和连任。

针对在当前贸易争端频频发生的情况下,WTO上诉机构一旦停摆会对全球贸易争端的解决以及贸易的规则带来怎样的影响,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认为,按照WTO现有的规则,上诉机构相当于终审法院,如果上诉者对一审法院裁决不满意,可上诉至终审法院。现在,上诉机制仍存在,但终审法院没有法官了。这样的话,案件将处于审而不决的状态,得不到终止;同时,一审结果又无法生效。这将导致WTO争端解决机制无法产生实际效果。在当前贸易争端频发的背景下,上诉机构停摆,将使争端得不到有效解决。美国政客认为,上诉机构让美国吃亏。有数据显示,他国诉美国,美国败诉率90%;美国诉他国,美国胜诉率也90%。那么为什么美国仍对上诉机构不感冒?屠新泉教授认为,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一大优点,就是其独立性,不受单一国家影响。所有国家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都是平等的。但是美国认为自己是特殊国家,他告别人,想赢;别人告他,他不想输。美国认为,他的贸易行为是合法的,但是在实际的裁决中,美国多次败诉。故美国政府边积累不满。特朗普政府则采取了极端做法,来瘫痪上诉机构,维护本国利益。

针对上诉机构瘫痪,有很多弥补方案,比如WTO总干事重新聘任离任的法官,担任仲裁员,使其仲裁有判决效力,不过只能应用于欧盟,挪威,加拿大。另外,还有一种办法——另起炉灶。但是,如果这样的话,牵扯一个问题:其他国家和美国发生了贸易争端,怎么来判?所以,这些弥补方案是否有效?屠教授认为,当前没有非常有效的解决方案。以往情况是,上诉机构的案件,一半都涉及美国。如果美国执意瘫痪上诉机构,其他成员可能短期内没有有效的约束办法。但是从目前来看,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让美国认识到,上诉机构的缺失,将对美国也造成损失,尤其是在美国胜诉的这些案件中。另一方面,其他成员在美国缺失的情况下,维系争端解决机制,也会倒逼美国重新思考上诉机构的价值。

在上诉机构法官问题上,大多数WTO成员的立场一致,但是在其他WTO改革议题上,日本、欧盟和美国立场相近,所以,整个改革很难形成共识。这样的话,中国仍需把精力放在WTO改革上吗?中国应如何应对这些不确定性?屠教授表示,对中国来说,WTO仍是最好平台。因为WTO包含了164个成员,WTO现有规则,包括关税减让清单,都是有效的。现在,WTO谈判和争端解决机制出现困难,但是没有一个成员国要真退出WTO、或推翻在WTO下的承诺。中国作为货物贸易第一大国,需要WTO规则维持秩序。在当前背景下,中国应积极发挥作用,和其他国家一道维护WTO运转。当然,有一些改革的倡议,会针对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各成员需要通过一些议题的交换,来最终达到平衡。

 

附原文报道链接:http://www.kankanews.com/a/2019-12-09/001908215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