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WTO动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屠新泉)为什么说RCEP促进区域内产业链价值链融合?专家这样解读

 

作为目前全球体量最大的自贸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被称为是区域内经贸规则的“整合器”。

在众多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专家看来,RCEP协定成功整合了该区域内多对自贸伙伴关系,同时采用了区域累积的原产地规则,深化了域内产业链价值链。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世贸组织(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RCEP的这一区域累积的原产地原则意味着,只要在该区域内任何成员国(在生产中)进行增值,比如在中国、越南和日本分别增值,最后只要加总达到一个比例,就都算做该区域内产品,随后在关税方面虽然不一定是全部零关税,但是有一部分产品可以达到在所有国家之间都零关税,这也意味着做到了供应链分散布局。

“我们现在能够更便利地在区域内贸易,一方面有助于我们的产品更多地出口,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一些产业就不会因为出口的不便而在区域内进行转移。在一些情况下,有些产业转移是为规避贸易的壁垒,但既然现在的原产地规则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贸易的不便,这很显然是有利于我们的(供应链和产业链)。”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经合组织与东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沈铭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区域累积原产地规则深化域内产业链价值链

根据商务部国际司负责同志解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之一的文章,RCEP整合了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多个“10+1”自贸协定以及中、日、韩、澳、新西兰5国之间已有的多对自贸伙伴关系,还在中日和日韩间建立了新的自贸伙伴关系。

同时,RCEP通过采用区域累积的原产地规则,深化了域内产业链价值链;利用新技术推动海关便利化,促进了新型跨境物流发展;采用负面清单推进投资自由化,提升了投资政策透明度,都将促进区域内经贸规则的优化和整合。

沈铭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RCEP签署前,本区域内已签署的贸易协定的原产地规则并不统一。比如,一家印度尼西亚公司生产的自行车,可以在与日本的自由贸易协定下享有贸易优惠安排,但可能由于有些零部件的进口源不符合与韩国的自贸协定的标准,而无法在出口韩国时享受优惠。

“以前,两个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如果有零件需要从第三国进口的话,就不能享受这种累积制。现在可以在整个区域内部累积后,很显然有利于整个产业链在整个区域的优化布局。”沈铭辉解释道,换言之,现在,贸易的中间产品可以来自RCEP缔约方的15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

沈铭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是整个东亚生产网络上的体量最大的一环,在中国进行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当升级后的原产地规则可以使整个东亚生产网络上的半成品零部件更便利地进行贸易或移动,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原材料和半成品能够被更多地进口和使用。

屠新泉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有非常完整的工业体系,不过在原材料和技术的最高级方面有所欠缺,这次RCEP就帮助在这两方面都补齐了。

“虽然仍有些缺口,但是相对而言是比较齐整的。” 屠新泉解释道,“这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循环,只有完整了才能循环起来。”

商务部研究院亚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袁波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解释称,在签订RCEP协定之后,它有助于吸引东亚区域内各个方面的产业合作。比如,此前东亚区域在电子产品、汽车、石化等很多个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齐全的产业链体系,但是这种产业链体系其实是跟欧美互相粘连的。

“比如,我们可能需要从欧美去采购一些高端的零部件或者其他产品,同时我们生产的产品不仅仅是在这一区域内消化,欧美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消费目标市场。换言之,我们的区域产业链其实是一个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概念,并不是在一个很短的东亚区域内流转。”袁波说。

有利于产业链升级与合作

根据商务部国际司负责同志解读《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二的文章,RCEP将促进区域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融合。RCEP成员之间经济结构高度互补,域内资本要素、技术要素、劳动力要素齐全。RCEP使成员国间货物、服务、投资等领域市场准入进一步放宽,原产地规则、海关程序、检验检疫、技术标准等逐步统一,将促进域内经济要素自由流动,强化成员间生产分工合作,拉动区域内消费市场扩容升级,推动区域内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进一步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影响产业链、供应链进一步融合的因素有很多,比如通过降低关税改善货物贸易自由化,减少非关税壁垒,加强海关通关便利化等,区域原产地规则也有利于区域内贸易的自由流动。

沈铭辉表示,当我国的半成品和零部件的外界需求增大,意味着我国的产品能够实现规模经营,有利于推动我们未来的产业升级。“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从过去的组装加工变到越来越像日韩出口半成品零部件的过渡的过程中,这个过渡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只是从事简单的组装加工,产业链的过快转移显然不利于我们的就业,但是长期不转移,又会吸纳过度的劳动力,又不利于升级,风险非常大。通过RCEP的降税和原产地规则的累积制度,更多的国家为了利用优惠的关税,而愿意使用区内的半成品零部件,特别是中国的半成品零部件的话,显然对于中国的产业升级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坏处。”他说。

沈铭辉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RCEP推动了进一步降税,而且降税的范围很大。在这个地区内部有一些重要产品的降税,比如半成品和零部件,特别是汽车类的半成品零部件,造船钢铁、橡胶、玻璃这一类的最重要的原材料都降税了。所以,RCEP的签署一方面让区域内部的生产网络变得更加便利,另外一方面也让各个经济体绑得更紧,整个内部大市场变得更加完善。在整个生产网络中,我们的产品可能将被更多地需要。”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