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研究院新闻

中国WTO研究院成功举办第十八届WTO与中国学术年会

 

2019年12月8日,由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会主办,中国WTO研究院承办,全球化智库和民智国际研究院协办的第十八届WTO与中国学术年会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交流大厦会议厅举行。

自2002年以来,“WTO与中国学术年会”已连续成功举办十八届,是国内外相关领域专家讨论WTO问题、多边经贸合作、全球经济治理、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发展等多项议题的重要平台,为政策制定和学术研究提供了许多有益的信息和崭新的视角。 

本次年会有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原日本驻新加坡、法国大使Yoichi Suzuki,WTO秘书处环境司司长Aik Hoe Lim,WTO秘书处参赞王晓东、中国WTO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韩国首尔大学教授Dukgeun Ahn,瑞士圣加仑大学教授Simon Evenett,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Scott Kennedy,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国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前高级顾问Tatiana Prazeres,日内瓦LEDECO执行主任卢先堃,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江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王衡教授等近20位嘉宾学者受邀参会。参会嘉宾发表主旨演讲,并就“WTO的当前危机:争端解决机制的存亡”、 “中美关系的近期缓和:双方的缓兵之计?”和“WTO的长期前途:各方视角”三个议题,对WTO的危机、中美贸易关系、WTO的未来进行了全方位的探讨。此外,还有来自国内外各大高校、各研究机构的学者以及多国使馆工作人员200多人参会。

开幕式由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屠新泉院长主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王强副校长发表开幕演讲。王强副校长指出,今年是中国加入WTO 18周年,世界经济仍面临着很多不确定因素,WTO正面临日益严峻、前所未有的挑战,争端解决机制也面临生存危机。同时,自2018年来,中美贸易摩擦对中美双方乃至世界经济都产生负面的影响。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大国承担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应积极推动WTO改革,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原则和框架。

开幕式结束后进入主旨演讲环节。由屠新泉院长主持,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和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分别发表主旨演讲。中国WTO研究会会长崇泉指出,WTO规则体制作为全球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础和制度保障,曾为经济全球化和市场经济贸易的健康发展做出巨大贡献,而如今WTO亟待改革。WTO改革需首先明确“要不要改、改成什么样、谁来推动”这三个问题,而WTO改革与中美贸易战关联紧密,中美经贸关系脱钩将影响WTO改革进展,建议中美经贸谈判下一阶段可考虑利用多边贸易体制和机制,一举两得。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就全球不确定性程度上升发表了见解,这一不确定性在经济体间贸易摩擦此消彼长、数字经济创新在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巨大冲击下发展停滞、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冲击导致金融危机后形成的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受到严重削弱、气候变化合作遭遇严重冲击、国际地缘政治事件突发五个方面的表现尤为突出。

年会第一节议题为“WTO的当前危机:争端解决机制的存亡”,由中国WTO研究会副会长李铭林主持。演讲嘉宾包括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国华、韩国首尔大学教授Dukgeun Ahn、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王江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前高级顾问Tatiana Prazeres研究员和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教授王衡。

清华大学法学院杨国华教授指出,上诉机制对多边贸易体制的安全性和可预见性作出了巨大贡献,但WTO上诉机制仍有待完善。美国提出的反对上诉机构遴选的六个理由并不足以成立。首先,不存在上诉机构接收成员国上诉动摇了专家组审查的可行性。上诉机构不再设立也意味着目前的审查模式需要修改。其次,上诉机构的危机使得思考是否应当推动司法化变得必要。最后,他提出上诉机构发展的可行方案:启动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启动上诉-仲裁替代机制、排除美国继续推动。

韩国首尔大学教授Dukgeun Ahn指出,有不少国家都认为争端解决机制干涉到国家内政和法律执行。由于条款争议以及多重解释,上诉机构的功能逐步消失。进一步地,由于部分解读在上诉机构与专家组之间存在较大争议,上诉机构和专家组的相互否定可能会成为WTO改革和发展的阻碍,但是WTO的法律裁定将带来经济效益。因此争取恢复争端解决机制正常运行非常重要,而在这一进程中,中国将发挥至关重要的角色。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江雨从亚洲小国的角度解读了WTO改革与中美贸易战,以全球国家权力结构图为示,展示以新加坡为代表的东南亚小国如何看待当前形势。目前的不稳定和摩擦是由大国之间的政治问题导致的,如何去解决需要依靠大国能力去捍卫国际秩序,中小国家需要保持团结以稳定国际秩序和贸易体系。中国经济发展更加迅速,因此中国被寄希望于承担更大的大国责任。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前高级顾问Tatiana Prazeres表示,当前争端解决机制由于美国单方面挑战而陷入危机,但是很多国家仍然是支持WTO的。Tatiana Prazeres解答了在未来没有上诉机构的情况下该如何应对的问题,首先应该探析美国责难上诉机构的根本原因,其余国家应当尽力寻找解决方案。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CPTPP也一直在推进,因此各成员国应致力于建立内部机制,而这不应受到美国是否参与的冲击。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教授王衡讨论了WTO危机对国际经济秩序可能产生的影响。究其背景,对美国来说美国霸权平衡被打破,其经济发展状况也对霸权位置造成了影响。对中国来讲,“一带一路”倡议能够帮助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一套体制。究其影响,中美贸易战针对特定合作条款,这将影响到长期两国相互独立和相互依存之间的平衡。王衡教授指出未来国际规则的发展可能会有四种结局:没有规则、现有机制、建立新的多边机构和双边协定。

会议第二节议题是“中美关系的近期缓和:双方的缓兵之计?”由德国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成帅华主持。演讲人包括中国WTO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原日本驻新加坡、法国大使Yoichi Suzuki、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Scott Kennedy和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罗振兴。

中国WTO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就中美贸易摩擦发表了看法,他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从总体上看是越来越严重的,现在首要问题是阻止它继续恶化,或者说休战。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谈判仍然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正确路径。霍建国副会长表示中美矛盾的最后结果会取决于各自的经济表现。我们自己如何保持政策定力,解决好我们自己的发展问题,这就成了我们当前主要的一个对策了。

原日本驻新加坡、法国大使Yoichi Suzuki就日美贸易摩擦和中美贸易擦发表了观点,他比较了美日、中美的经济总量和贸易逆差,表示中美贸易摩擦和20世纪80年代的美日贸易摩擦存在相似之处,在美日贸易摩擦中,多边贸易体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然而当前WTO不奏效,中国和日本的发展模式、管理方式和市场方式都不一样。在今天,我们必须要把所谓这些新的元素纳入进来,避免中美贸易战以及多边体制的坍塌。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就中美当前形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 中美这一轮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可能性是存在地,但不确定性仍然很大。中美问题最重要的是中美之间正在展开的战略竞争。王勇教授针对中美贸易摩擦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中国应该以更大的开放来应对;二是应该更多地强调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道路、制度、思想、文化有更多的共通性;三是明年中国政府是否应考虑提出加入CPTPP,这将对国内的工作将有很大的驱动。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Scott Kennedy就中美未来走向发表了看法,他认为自由化的目标在某些程度下是例外的,国家可以采取国际贸易和投资上的一些限制措施,但是不能把促进国内产业的发展作为一个简单的竞争目标。如果想拯救WTO原始的、传统的角色,它需要中国和美国做一些让步,但现在双方都不想做任何让步。他提出国家之间可以打造一个脱钩体系去解决这些风险。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罗振兴就中美贸易战缓和发表了看法,他提出了中美贸易战缓和的四个条件:后果、过程、舆情和标志,读懂对方信号,采取相应措施,才会达成缓和。其次,双方尽早达成协议为好,如果长期持续的话,关税的长期持续会在两国国内滋生既得利益集团,而受损利益集团会自然消失。他表示,最关键的还是要办好自己国内的事情,增强自身的实力。

会议第三节议题为“WTO的长期前途:各方视角”,由全球化智库研究员Andy Mok主持。演讲人包括WTO秘书处环境司司长Aik Hoe Lim、日内瓦LEDECO执行主任卢先堃、WTO秘书处参赞王晓东、瑞士圣加仑大学教授Simon Evenett、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

日内瓦LEDECO执行主任卢先堃就2020年6月的第12轮部长级会议论坛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MC12重点应该转向更为前瞻性的一个角度。MC12前瞻性日程包括:一是关于WTO应该做出大刀阔斧的改革。二是多边主义联合性声明,包括投资便利化,至少应在WTO部长级会议上大家有一个意向性的一致意见。三是WTO的监督机制是需要树立起来的。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必须要承担起大国责任,推动多边贸易发展,不同的国家和机构也应各司其职。

WTO秘书处参赞王晓东就WTO现状和未来影响WTO的因素发表了看法,他指出,WTO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有:责任、权利、义务平衡的问题、决策低效问题,违法成本过低问题和秘书处职能问题。此外,影响WTO未来的几个关键因素,获得多数民众特别是发达国家民众的支持是特别必要的。另外,WTO谈判的问题在于尽量多地找各国政府的共同点和利益结合点。最后,能否考虑以欧盟来调和中美矛盾。WTO应该坚持非歧视、贸易自由化的核心原则,这是WTO的立身之本。

瑞士圣加仑大学教授Simon Evenett就WTO现状和未来走向发表了观点,他表示当前多哈谈判无法完成、全球经济危机、中美竞争、气候变化等问题的发生都是WTO成立之初未曾考虑到的问题。WTO的立法职能、争端解决机制和审议监测职能的问题由来已久,在设立之初对这样一些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和漏洞并没有做出卓有成效的应对,因此WTO改革时必然的。WTO改革的根本问题是政府之间如何达成协议共同合作。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就WTO未来发展方向中的补贴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中国在执行WTO规则方面的确存在问题,但现有的补贴规则本身也存在问题,不只是执行问题和中国遵守问题,而是现有的规则本身存在问题。补贴问题主要是改革问题,尤其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

WTO秘书处环境司司长Aik Hoe Lim就WTO改革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WTO改革是在其成立以来就已经开始了,当前WTO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来自政治上的而非技术、法律和经济领域。WTO改革最应该关注的是“安全阀”应该怎样去调整和设定,只有WTO的成员都参与了,才能让WTO的改革能够实施,各国团结一致,所以大家要团结,让这种贸易战和紧张的关系能够慢慢缓化。

中国入世正满十八载,世界经济风云变化,全球经济处于改革与发展的关键时期。本次年会中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嘉宾学者带来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并对WTO改革、争端解决机制存亡、中美贸易摩擦、WTO的长期前途等多个方面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交流和探讨,对今后中国的改革与发展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